您的位置 : D1看书网 > 古言 > 桃花转入此间来

更新时间:2019-06-23 17:28:41

桃花转入此间来

桃花转入此间来 单芥 著

连载中 郑宛清黄烨 轻小说 神怪小说 贵族小说 英雄救美小说 炼丹小说

小说主人公是郑宛清黄烨的名称为《桃花转入此间来》,是作者单芥写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相府九小姐拒婚跳河,被救上来的是否仍旧是故人?一见钟情者是否又是真的一见钟情?故人,知交,归来后是否依旧。谁布下的局,最后谁又在此迷失?三届之中,魂灵寂寥,我只愿为你一人,历百世情劫。

精彩章节试读:

元化二七一年,毓华帝崩,甥侄即位,先贵妃把持朝政,朝纲乱纪。人皆言景朝褔祚绵延,可堪千世,如今不过如此。

郑宛清,丞相女,少为毓华帝所识,玉食锦衣,与王族无异。又二年,入宫廷,听圣人之言,欲以做盛世之后。

毓华仙逝,朝为贵妃所控,郑势大不如前,重回相府,为姊妹所欺,荣华不过尔尔。

元化二七三年,圣上困于花事,毁天下桃林,同年八月,璃太妃赐旨:丞相小女郑宛清,当配幽稷,嫁入西南,为侯妃。

“小姐,小姐,醒醒啊!小姐您别吓小碧,小姐,小姐。”

神智之间似有人叫唤,郑宛清想要睁开眼瞧瞧,可是模模糊糊却觉得额上盛了万顷坚冰,眼皮也是重的很。

手不自觉地覆上额角,感触到的却是一片濡湿。

郑宛清眼睫下一片黯淡,许久都没睡好的样子。事实上也的确是,床边的小碧知道,小姐躺在这床上躺了整整三天,每一天每一天,无论日夜,眼泪从未停歇。

方才医女已经下了最后的通牒,若小姐还不醒过来的话,这双目以后怕是再也没法见光了。所以这才慌了心神,急忙想唤醒小姐。

玲珑枕上的人眉头紧蹙,小碧捕捉到这一瞬的生机,脸上挂着的泪凝住,想着医女的叮嘱,忙道:

“小姐,您先别急着睁开眼睛,有什么不舒服的,告诉小碧。”

小碧尚且还在说着这些的时候,郑宛清已经强撑着那一双血丝密布的眼睁开了。

那双眼中说不出是什么情绪,只觉得带着将死之人对这世间的怨怼,洞察一切的澈然,又带着对人世的漠视,混在一起就像一把利刃一般,直直插入人心,刀刀带血。

被这样的一双眼看着,小碧难免心惊,冷汗从细小的毛孔里泛出,沾上了多日不曾清理过的衣物里,气息混沌。

可等她再看那一双眼时却只剩下一层薄雾,轻轻蒙在眸中,刚才那样渗人的情绪就好像没存在过一般。

小碧被方才那情绪慑住,好一会都没缓回来。

郑宛清看着眼前之人的局促,眉眼中的流转的神气恍然间就像结了一层冷霜一般。

她似乎不喜旁人露出这般局促,木讷的表情,一瞬之间便被人看干净了心思,毫无心机,能在这世间活下去多久。

堪堪将心头那股子恼怒眼下,郑宛清想了许久还是开了口。

只不过那样残缺的声线倒是她所未曾想过的,听上去尖锐又刺耳

“你既称我为小姐,你是何人。”

小碧却好像未闻那话语间的尖刺,一双眼清澈无比,方才脸上的那一抹苍白之色一瞬之间就转为了担忧:

“小姐,您不记得我了吗?”

对面的回答仍旧是一派清冷:

“不记得了,我连我自己是谁都记不得了,又怎么会记得你,呵。”郑宛清说起这话的时候带着一丝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凉薄,她自己虽是不这么觉得,旁人听了却十足的心疼。

小碧一看郑宛清这幅样子,又想起那日艳阳下小姐最为决绝的笑容。

她那时还不知道,那样坦荡的笑意的内里居然是赴死。倘若这府里的人不曾待小姐那样刻薄,小姐也不至于在那样一个大喜的日子里投河而去。

可是,这兜兜转转的宿命还是将郑宛清救了上来,这,又是缘何?

郑宛清看着小碧在自己面前半晌不说话,眉间皱了皱,但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她至今仍旧不清楚眼前这人是否是可信之人,有些情绪还是不要被人知道的好。

只不过。,她到底是缘何躺在这床上,还是得问个清楚。

“我既是你家小姐,这头上的伤口从何而来,我又是为何昏迷不醒,你,应当清楚吧?”

小碧一听郑宛清说话,马上就回神了:“小姐您本来和幽稷侯有婚事,但是您不想嫁,就在大婚当日跳了梦河,头是在跳河时摔着的。”

听完这话以后,郑宛清脸上却莫名浮现出一抹讥讽的笑:

自己的婚事,从什么时候开始轮得到别人做主了?

小碧对郑宛清这突如其来的笑意莫名,颈后寒毛竖起,但是看着这样熟悉的一张脸,只当是她经过这一场变故后性情大变。

“小姐你······”

小碧还想继续说下去,话却被郑宛清打断了。

“好了,先别说了。我肚子有些饿,你能给我拿些吃的吗?“

眼前这人看上去就是个木楞的人,应当不知道什么内情,这样揪着底问下去,反倒更容易被人看出心思,倒不如就不问了。

小碧一心只有郑宛清醒了,哪里想到她还有这些心思,马上从房里跑了出去寻些吃食来。

木门重新被合上,郑宛清细细打量着这间房里的一切:

古色古香的摆设,却带着一股陈旧又腐朽的气息;桌案上摆着的几件衣饰布料虽是上等,但看得出来已经穿了很久。

这所有的一切都在宣告着:这个小姐虽是明面上的小姐,但是却并没有什么里子。

又或者说,有人刻意造成了这些。

郑宛清就这样想着想着,房门外就穿来了疏疏淡淡的脚步声,一群丫鬟从门外走过,低声议论着:

听说那个人醒了,也不知道谁,能从梦河里把人救上来。那梦河是什么地方你们知道吗?

皆是闷声不应,那发问的丫头只好自顾自地答下去:

虽说传言啊那是神仙留下的河,但是但凡落了水的人,就没有人能活着回来过。据说那梦河可以留住已死之人的魂魄,那河的怨气那么重,不知道那人醒过来以后会怎么样。

又是一阵嬉笑怒骂,那一群丫鬟纷说不信,七嘴八舌的。

“你说会不会被是被哪个孤魂野鬼占了身子,再也不像个人样了呀!要真是这样,我还真想见一见呢!”

“唉,这其中这些东西又哪里是我们这些下人能够说明白的。只期望这人从梦河里回来以后运气能好些,别再像以前那样被秋姨玩弄了。

秋姨娘那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怕是大罗神仙也奈何不了她吧!“

“住口,姨娘是你能叫的吗?人现今哪里还是从前一个小小奴仆,我们都得称她一声秋夫人呢!那些事,别人不知道,我们可是知道的。在背后编排她,你也知道是个什么下场。“

环佩叮当之声消弭于转角,房门重新被人推开。小碧悄悄走了进来,还不忘小声合上房门,但是手上端着的碟子上却只有一碗清粥。

一粒粒的饭粒浮在汤水上,少的可怜。

郑宛清却不觉得奇怪了,刚刚那一群丫鬟口中所说的人应当也是指她,她只不过是没有想到,这府中人,竟连一声“小姐”都不愿称呼。

看着眼前这样殷勤的小碧,倒是觉得格外珍贵了。

眸间华光流转,似有情丝暗涌。

“小姐,府里现在没有什么吃的,您先将就一下,我再给您找点吃的。“小碧是个蠢钝之人,察觉不出郑宛清这一瞬的温和,还是担忧着能不能将在郑宛清的肚子填饱。

兴许在她眼中,自己在郑宛清心中什么都不算,只要把郑宛清照顾好了,一切便好了。

郑宛清看着阿碧在房里翻翻找找,终于在一个隐蔽的角落翻出了几块酥饼,递给她时还说了一句:小姐,你省着一点吃,这次吃完了,下次就没了。

语气中隐隐的哀叹,刻绘了凄清。

那一碗粥快要见底时,郑宛清抬起那一双幽黑的眼,灵光乍现:“小碧,你给我说说这府里的人一个个待我如何,这些年里府里发生了哪些大事。我如今一事不知,在这府里怕是要受欺辱。”

话还没说完,小碧看向郑宛清的眼里却有了探究,眼神游移不定:小姐以前最不想知道的便是府里头那些脏事,如今又怎么会主动问起?

可在听见最后那一句话时却狠下了心肠:小姐先前所受的那诸多苦难,想必都是因为不知者府中的内情,若是知道了,想必就不会那般受人欺辱。

在小碧一句一句的陈述中,郑宛清终于理清了思绪:

她原是郑相府九小姐,生母是这府上唯一的夫人,但在她十岁时得了一场风寒,久病不愈最终撒手而去。从那以后,这府上的主母就变成了秋姨。这偌大的相府,只剩下一个繁盛的壳子。

八岁时就进了宫,十三岁出来以后就一直在府上。皇家的教养没有将她养成跋扈性子,反而多了几分旁人不及的磅礴大气,但苦于这府上的各个小姐都看她不顺心,日子也就越过越寒碜。

那府上的秋姨不知道是不是对先母怀恨,一直待她和丫鬟没什么区别。这次她跳河拒婚,引来璃太妃大怒,郑相被罚了五年的俸禄,府上的人对她就更是苛责。

而在这些年岁月里,黄烨温厚,丞相游移,秋姨狡诈,太妃强势,幽稷放荡。

郑宛清细细思量着一个个人,一个不成型的计划在脑海中浮现。

这,是一场迂回的战争。

猜你喜欢

  1. 轻小说
  2. 神怪小说
  3. 贵族小说
  4. 英雄救美小说
  5. 炼丹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二更超市

回复桃花转入此间来或者回复书号5061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