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书网 > 重生 > 嫡女重生之夫君太宠爱

更新时间:2019-12-06 16:14:23

嫡女重生之夫君太宠爱

嫡女重生之夫君太宠爱 白白果 著

连载中 冯梦竹苏有容 冶艳小说 电影小说 幽默搞笑小说 召唤小说

火爆新书《嫡女重生之夫君太宠爱》是来自作者白白果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冯梦竹苏有容,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前世,冯梦竹遭遇陷害,惨死重生。这一世,她要逆天改命,前世欺她辱她之人,都将百倍奉还!这一世,她要为自己而活!只是,从现代穿越而来的苏有容却牢牢占据了她的心,令她再次身陷情感漩涡!

精彩章节试读:

秋风渐寒,时令正直良月,顾名思义,正是个秋菊未凋,适宜黄酒小炉把盏赏菊的好时节,后墙外,隐隐传来叫卖和笑闹声,那是和乌衣巷一墙之隔的西市传来的,带着百姓们特有烟火气的声音。

今日是个阴霾天,冯梦竹静静地坐在妆台前,名义上她是国公府世子夫人,是这松涛苑的女主人,但实际上,她早已对松涛苑,对自己的丈夫世子爷苏百川,乃至对自己的人生都失去了控制,她看着价格不菲的西洋水银镜中自己姿容艳丽,却透着三分憔悴,七分怨怼的面容,叹了口气。

梦竹的贴身丫鬟浣纱此时撩开帘子走进内室,正看到梦竹对镜叹息,她眉头一皱,重又舒展开,走到梦竹身前,放下手里的莲子汤:“小姐,喝碗莲子汤吧。”

“浣纱……”冯梦竹回头,看着浅笑的浣纱:“你说,今晚世子爷会来么?”

听了她的话,浣纱心中一窒,强自笑道:“会来的,毕竟明日……就是小姐生辰了……”

梦竹冷笑一声:“生辰?除了刚刚成亲那年,哪一年我的生辰他来过这松涛苑?”

“小姐……”浣纱不知该怎么安慰自家主子,咬了咬唇:“小姐,别难过了,您毕竟是世子夫人,即使世子爷不来,也……”

“也无妨……是么?”冯梦竹微笑,笑容却凄楚难言:“世子夫人……却留不住世子爷的心,我和皇城冷宫里那些废妃有什么两样……”话音未落,便听得不远处蕉声阁笙歌渐起,梦竹一愣,两行清泪滑落,晕开了脸颊边的胭脂:“浣纱,服侍我换装歇了吧。”

浣纱听到声音,眉毛一挑:“二小姐这是何意,即使世子爷忘了小姐生日,她难道也忘了么?!”

“浣纱,别说了。”梦竹伸手摘下头上金钗:“罢了。”

“小姐……”浣纱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走过去为梦竹卸去头上金饰,将几个时辰前自己才给她精心梳好的朝云髻重又打散,服侍她睡下。

朦胧间,梦竹突然想起了什么,撩开纱幔问脚踏上睡着的浣纱:“今日不是你和待月当值么?待月呢?”

浣纱忙坐起身:“回小姐,待月她身子不爽,和夏鱼换了班,在房内歇着呢,夏鱼聒噪,我怕她吵了小姐清梦,就让她在外间打地铺了。”

“罢了,睡吧。”说完这句,冯梦竹和浣纱重新躺倒,浣纱渐渐进入了梦乡,梦竹却辗转反侧,想着自己和苏百川的点点滴滴:

自从六年前在祖母凌氏老太君的寿宴上见到了号称京师第一才子的苏百川之后,自己便对他芳心暗许,定远侯府冯家和安国公府苏家本就是世代通家,梦竹和百川又年龄相当,两家便顺理成章地结了亲,虽然每次他看到自己都是爱答不理的,梦竹也只道是他君子端方的缘故,婚后,二人也过了一段相敬如宾的日子。

那时候梦竹以为自己可以一辈子在这个人羽翼之下乐享安稳人生,谁知道,半年后自己仍无所出,婆母廖氏便做主,给苏百川的两个丫环抬了房,虽说是婆母之命,但毕竟是新婚不到一年,如果苏百川拒绝,廖氏也说不出什么,可他却欣然应允,从此日日流连姨娘房中,先后生下了庶出的两个小姐,梦竹想要过来一个在主院养,试探着和苏百川一说,没想到他却拂袖而去,留下梦竹呆坐流泪,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不好,在京城世家大族里,嫡子晚于庶子出生的多了,甚至主母无子,将庶子当做嫡子养的都有,为何她堂堂国公府世子正妻,想要一个庶出的女儿都不得?那些日子,梦竹对着苏百川便没什么好脸色,苏百川来主院也越来越少,梦竹以为冷几日,他便会回心转意,谁知道,直到大姨娘为他生下了庶长子,他还是冷待自己,甚至连初一十五,都不愿到主院做做样子了,一年前,婆母廖氏以梦竹多年无所出且持家不利的理由,做主为苏百川迎娶了梦竹的继妹,也是定远侯续弦薛氏所出的嫡小姐冯如婳为平妻。

梦竹满想着在府内时最亲密的姐妹如婳进门后能和自己一心,帮自己挽回丈夫的心,效仿娥皇女英般成就一段佳话,谁料如婳对自己的频频示好态度冷然,却迅速将苏百川笼在了自己院中,更是成亲半年多便有了身孕,如今已经显怀了,苏百川却依然夜夜流连她的蕉声阁……

想到这里,梦竹心里一痛,泪湿绣枕,虽然她隐隐也听说了如婳笼络苏百川所使的那些手段,却不敢相信那能是如婳那样的大家闺秀做得出的,这些,她做不到也不屑于去做,她更不愿相信,自己心中谦谦君子,道德典范的苏百川,会是那样一个沉溺女色之人。

梦竹心内愤然,却莫名涌上一阵睡意,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朦胧中,隐约听到有人叫自己,声音焦急:“小姐,快醒醒!快醒醒啊!”梦竹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屋外竟然已经天光大明,她奇怪自己今日为何睡得这样沉,随手抓过床尾搭着的中衣:

“浣纱,怎不早……”她突然愣住,逆光下是一个男人匆匆穿衣的背影,却不是自己熟悉的苏百川。

男人回头,满脸张皇:“嫂……嫂嫂……我不知道……我……”

梦竹脑子“轰”地一声乱了:“三叔?你怎么?!”

一旁的浣纱着急地抓过衣服帮梦竹穿戴:“小姐,你就先别问了,咱们这是着了别人的道儿,三少也不知情,我早上迷糊起来,就看到……看到他躺在……”

梦竹脑内如同乱麻,一边木然地任浣纱给自己穿衣,一边看着自家相公庶出的三弟苏有容对着自己不停作揖:“嫂嫂,嫂嫂大人,小弟实不知是怎么进到嫂嫂大人闺房的!我……”

浣纱一把推开他:“有容少爷,您有时间在这解释,不如赶紧偷偷回劲节轩吧。”说着匆匆推他从后门走了。

梦竹妆容凌乱,呆坐在床榻上,身边的锦被还依稀残留着苏有容的温度。

“浣纱,怎么回事?”她问。

“小姐,奴婢也不知,咱们肯定是着了迷香一类的东西了,奴婢和夏鱼都睡死了……”浣纱一边迅速收拾着床榻,一面急急说到:“三少昨夜喝了酒,据说是深夜才由小厮送回来,八成也是中了别人的算计,要不是三少翻身,打翻了床前桌上的茶水到奴婢头上,现在恐怕您和他已经……”

听了她的话,梦竹冷汗涔涔,若是今早自己被人发现和小叔躺在一张床上,恐怕就是浑身长嘴,也说不清了。

到底是谁要害我?!梦竹一边穿鞋下地,一边努力思索,一个名字呼之欲出,却又被她深深压下,能够有能力也有理由这样做的,只有一个人,可她……可她怎么会!

不容她细想,松涛苑外便喧嚷起来,梦竹隐隐听到是夏鱼的声音,高声解释着什么:

“我家小姐身子不爽,尚未起身,二小姐请……”紧接着,便是一声清脆击掌声,伴着夏鱼的惨叫。

“大清早喊什么?!不怕扰了姐姐清梦?贱丫头,我来找姐姐还需要你通报么?”随着这莺啼婉转般的声音渐近,门帘挑开,一个眉目含春的年轻***走了进来,正是梦竹的继妹,苏百川新娶的平妻冯如婳:“姐姐万福了。”来人口中道着万福,却没有真正蹲下:

“今日请安,姐姐未去,松涛苑也没人来回一声,妹妹放心不下,特来探望。”说着一双杏目频频瞟向内室。

看她举止,再看看她身后眼中含泪脸颊红肿的夏鱼,梦竹的心如沉冰窟:“难得妹妹关心,妹妹是有身子的人了,不必这么见外,想必蕉声阁事情也多,姐姐无事,妹妹请回吧。”

正妻吩咐,冯如婳这个平妻本该道扰离开,她却似充耳不闻,径直走到桌旁坐下:“姐姐着什么急呢,妹妹也不过是来打个前站,婆母听闻您身子不爽,已经赶过来了呢。”

梦竹冷冷地盯着她,此时如果她还能再抱什么幻想,自己都要一个耳光打醒自己了,暗自压抑住狂怒和慌乱,梦竹脑子里迅速想着对策:

此时浣纱应该已经把内室收拾好了,只是慌乱之间难免会有蛛丝马迹,不过幸好浣纱提前醒来没有让她们抓个现行,此事尚有转圜余地,只要苏百川相信自己,只要他……

梦竹这样出神地想着,以至于婆母廖氏都进了堂屋才反映过来,忙福□:“母亲大人。”

廖氏乜斜着眼睛瞟了梦竹一眼,在桌旁坐下,并抬手示意如婳坐在自己身边:“罢了,听闻你身子不爽,我过来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也该遣人来报一声,早间公公婆婆听说你没来,也没人来报,都担心的不得了,早饭都进的不香,说轻一点是行止唐突,重点,便是不孝,你也是大家出身,这点小事不懂么?”

听廖氏疾言厉色,梦竹忙深深福下身:“婆母教训的是,是儿媳无状了,昨夜儿媳腹痛,想着不是什么大毛病怕惊扰了公婆,便没找大夫,没想到疼了半宿,折腾的丫头们也没睡好,早间便都起晚了,都是儿媳的过错……”梦竹这样说着,眼睛瞟向一边坐着的如婳,只见她眉目间略带不屑,又带着一点成竹在胸的得意,梦竹不由得心里一惊。

“哦?是吗?”廖氏眉峰一挑:“这样无用的丫头,就该打死!”说着她伸手叫过贴身嬷嬷:“曹家的,给你家少夫人讲讲你在松涛苑外看到了什么?”

那老嬷嬷道了一声“是”垂首肃立:“回夫人,少夫人,婳少夫人,今晨老奴奉婳少夫人之命随婳少夫人屋里的红绡回蕉声阁拿给夫人准备的披风,无意中看到容少爷慌慌张张衣冠不整从少夫人的松涛苑出来,老奴看当时天色尚早,想必三少也不是去给哥嫂请安的,便上前询问,谁知三少见了老奴,却如同见了鬼般逃之夭夭,老奴觉得事情不对,便回了夫人。”说完她便退下,再无声音。

梦竹心一沉,有如万丈高楼一步踏空,一时间无法言语,她知道,这都是如婳算计好的套子,可笑自己却毫无防备,连自己的院子都能被人钻了空子。

“此事,你怎么说?”廖氏脸色铁青,沉声问到。

“婆母明鉴”梦竹整理了一下心情,行礼说到:“儿媳自嫁进国公府以来,虽说愚钝无才,却也算是谨守妇德,不曾对公婆丈夫有半点不敬,对妾室也算宽待,妹妹进府以后,我也未有半句怨言,婆母说我无能可以,但若如此仅凭曹嬷嬷一番猜测,便疑心儿媳无状,甚至是……不贞,恕儿媳不能甘认。”

廖氏斜了她一眼:“哦?看来还是我冤枉你了。”她轻轻一扣桌面:“给我搜!”

“婆母!”梦竹伸手拦住欲冲到里屋的曹家的和丫鬟们,转向廖氏:“婆母,您怎能凭曹嬷嬷一番话便下令搜我内室?我可是国公府世子正妻啊。”

此时,如婳施施然起身:“母亲,婳儿身子有些沉重,想先回去了。”

看她做出一副不想趟浑水的样子,梦竹心头更恨:“妹妹,你不帮我劝劝母亲么?”

如婳楞了一下,似乎是很不解:“姐姐,我觉得母亲这样做也无可厚非啊,她不正是在帮你证明清白么,还是说,姐姐你有什么,不能让母亲搜的原因……哎呀,我失言了,姐姐莫怪。”说完,她便福了福身,待廖氏颔首同意,便在丫鬟们的搀扶下走出了松涛苑。

廖氏转向梦竹:“婳儿所言正是,还是说冯氏你有什么藏着掖着的,不能让我搜么?!”说完不等梦竹分辨,便拨开她的手,带着婆子丫鬟们闯入内室。

猜你喜欢

  1. 冶艳小说
  2. 电影小说
  3. 幽默搞笑小说
  4. 召唤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侠盗文学

回复嫡女重生之夫君太宠爱或者回复书号3385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