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书网 > 灵异 > 诡戏

更新时间:2019-12-06 16:17:27

诡戏

诡戏 欧阳玉 著

连载中 春妹吴小芬 未来小说 报复小说 多肉小说 特工小说

很多闹书荒的朋友再找一本叫《诡戏》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欧阳玉创作的灵异风格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在线阅读全本小说,下面是精彩内容:十二岁那年,我爹为了两千元将我姐卖给了村里的二流子。后来,我一怒之下打死了我爹……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今年十二岁,还未成年,可我打死了我爹。

我爹酗酒,经常喝得酩酊大醉。一喝醉他就打我娘,打我姐和我。

他那种打是往死里打,脚猛力地踢,还用椅子磕,用皮带抽。有一次,爹用皮带抽来,那硬硬的皮带扣头一下子就打在我头上,我凄厉地叫了一句,就晕死了过去。

醒来之后,我娘抱着我哭,我小脑袋上起了一个大疙瘩。娘边哭边说我们的命好苦。

娘伤心地哭着,说这也不知道是谁造孽,好好的一个家就因为我爹酗酒而闹得如今这样的田地。

我爹以前脾气很好的,下田干活,到工地里搬砖头、拌水泥,很能吃苦,干活很拼。

而且他还总和我玩,经常抱着刚懂事的我到田里去,抓蝈蝈、草蜢、蝌蚪啥的让我玩。还把我背在后背上,他就一锄头一锄头地往地里松土。

那时他不喝酒,就抽点儿旱烟。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在两年前突然间就喝起酒来了。

那段日子他喝得很凶,早上起来没有刷牙,都要先喝下一海碗酒。

我娘说,那时因为下大暴雨淹了田里的庄稼,而工地也没有开工。家里的积蓄不多,我爹情急之下就到了村里的戏班子里看看有没有什么活能干。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爹就染上了酒瘾。

我娘通常将醉成一团泥的老爹从外面背回来。

有一天晚上,狂风暴雨,家里那台老旧的电视机播着新闻,说十二级台风今晚将会登陆。

我娘担心我爹,拿着两把雨伞,交待我们姐妹俩在家呆着,就跑出去找我爹了。

可这一次出去,我娘就再也没有回来。

次日,我娘的尸体被发现在了田洼里。她是失足掉下淹死的。

我和姐两个抱头痛哭。

我到大排档里去找我爹,他喝得醉醺醺的,嫌我烦,抄起一板凳打得我晕死过去。

一下子死了俩,我姐背着我,一边哭一边在娘的新坟前刨坑,拿被子将我裹着埋到了土里。

也许是命不该绝,当我姐将几把土扔到我嘴巴里时,我咳嗽了一下,先是把姐吓了一跳,然后她就跳下坑,将大半个身子已经被泥土掩盖的我刨了出来。

我娘死了,我爹整天只顾喝酒,家里穷得丁当响,我姐比我大了四岁,也不去上学了,就帮村里的人缝补衣服。她嘴甜人又勤快,再加上村里大婶阿姨们可怜我们姐妹俩,就这样,我姐小小的肩膀就撑起了一个家。

我姐十六岁那年,我爹为了换酒钱,把我姐卖给了村东头的二流子刘进。

那刘进整天不务正业,偷鸡摸狗的,早看中我姐了,只不过她未成年,平时除了毛手毛脚的,也不敢怎么样,怕惹起公愤。

这一次,他给了我爹两千元,就要把我姐领走。

村里的娃命真贱,两千元就买走一个人。

我姐哭成一个泪人,连连给我爹和刘进下跪。

我爹已经喝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一巴掌打过去,我姐白润的脸上就起了一个红色的五指印。他不耐烦地叫她赶紧滚去刘家!

刘进嘻皮笑脸,看着我姐那敢发育好的身体,那眼里似要喷出一股火来。

我姐被刘进扯着,去往刘家。

我们村闭塞落后,观念守旧,周围邻居们虽然指指点点,但没有一个人出来说句话。

我姐被二流子刘进带回她家,当晚就拜堂成亲洞房。

喝得醉醺醺的刘进打开房门,准备和我姐洞房、一夜春宵时,外面正在喝酒的人就听到一声我的妈啊的大叫。

原来是我姐吊死在了房间里。

我姐的尸体连夜被刘进和他家人扔到了外面,刘进甚至扬言要向我爹要回那两千元。

我赶过去时,看到我姐穿着大红衣服睡在冰冷的泥土上,天还刚亮,就围了一大群人在那里围观。

我将姐的尸体背回家放到她床上,年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是不断地哭,哭死过去好几次。

我爹回来了,身上一阵酒臭味。

可他看到我姐躺在家里床上时,骂她道;“臭丫头,你回家来干什么?你想要让那个刘进回来向我拿回钱吗?”

我虽然不懂事,可是看到我爹在这时候还在记挂着那钱喝酒,非常愤怒,走上去用力地推了他一把。

我家是两层泥水楼,我和我姐都在二楼睡。我这样一推,就把正站在楼梯口的爹推得摔了下去,砰一声掉在地上。

好久都没有听到我爹出声,当我醒过神,赶忙走下去时,看到我爹瞪大着眼,后脑流出好多血,一摸,我爹已经没气了。

我吓得大哭,然后跑出去,将隔壁的老大娘们都叫了进来。她们一来都叫嚷着,说我爹这是喝酒摔死了。她们这样说,我倒是省去了解释的麻烦。

我姐死了,当天就被我伯伯婶婶张罗着下葬了,就与我娘葬到了一起。而我爹则是要在家里停柩三天。

当晚我就为我爹穿麻戴孝。

空荡荡的屋子里,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我哆嗦着,一个人藏在家里的桌子下面,看着我爹的棺材,还有灵堂里我爹的遗照,心里害怕得紧。

屋里只点着两根白蜡烛,惨白惨白的,看得人心慌。

那蜡烛就点在我爹遗照前面的香炉里,那炉里还插着香。

婶婶叫我今晚要大哭一场,说要哭得十里八乡的都能听到,因为这样才能显得我有孝心。可是我之前已经哭了多次,当天也没有吃饭,再没有力气哭了。

而我也恨死了我爹,要不是我太年小,我真想一走了之,再不理他。怎么会为他哭丧?

婶婶还跟我说,白蜡烛要是点完熄灭了,得赶紧给换新的上去,不然的话会不吉利。

我不敢不听她的话,因为日后我就要去她家住了。

婶婶嫌我晦气,说是我克死了家里人,要我去她家时,要先用艾草洗身,再跨火盆才能进她家。

屋内本没风,不知道为何,那蜡烛突然间闪了几下,就灭掉了。我战战兢兢地走上去拿新的点火,就在这时,突然间看到我爹的眼睛眨了一下。

我吓得再也不敢到那里去,一个人就瑟缩在桌子底下过了一晚。

第二天,村里的亲戚们正在帮助料理爹的后事,这时候,来了几个人。

我认得他们,为首的是周大娘,她是村里唱大戏的。

其实我们村里的这个戏班子,并不是只为我们村服务,那样的话养活不了这么多人。

而是到镇上、到县里的其他乡村去,给那边庙里的神们唱戏。

什么观音诞、佛祖诞,或者是村里有什么大事,都会请戏班子来唱一两台戏,闹闹气氛。

周大娘是戏班的老板,四十岁上下,徐娘半老的,过来将我拉到一边,说我爹以前在戏班子里做事,她们这一次来是要拿回戏班子分配给我爹的戏服,还有一把铜做成的锣。

我爹之前就是给戏班子敲锣的。演戏时,拿着那面锣,就着节奏敲,这个没有多少技术活,只要记熟悉了就行。

掐指一算,我爹去戏班子找活干,已经三年有多!而我清楚地记得,他就是接了戏班子的活后,开始没命地疯狂酗酒的。

这些东西不是我爹的东西,我当然没有说不行。

周大娘拿走了那些唱戏的东西,然后又对我说,希望能够借我爹的尸体一用。

我纳闷问为啥要借尸体。

周大娘指指旁边站着的吴小芬说,她要演一出戏,叫《武松杀嫂》,需要用到我爹的尸体。

我默言不语,因为从来也没有听到有死人去演戏的。

吴小芬闪动了几下那漂亮的眼睛,说她在这部戏里演的是潘金莲,我爹去演武大郎。

我虽然年小,可也不好欺骗,我就怕他们拿我爹的尸体去做坏事。

吴小芬最后对我说,小妹妹,其实是这样的,有一个大老板专门来我们村看大戏,说要所有的东西都是真的。

他给了一大笔钱,所以只能给他看真的死掉的武大郎。

就是说当武大郎喝下那杯毒酒死后,必须是个死人去演。

看我还是没有作声,周大娘以为我不同意,就问我,说如果我答应了的话,她可以给我一些钱。

我家就剩下我一个女娃了,今后可能就要去婶婶家里住。想到婶婶那副嘴脸,我就不乐意了。

我突然就有一个想法,于是我就小心地对周大娘说,我不要钱,就让我跟着学戏成吗?

周大娘怜爱的抚摸了一下我的头,说苦命的娃,我怎么会不同意呢?她说着就流下了几滴泪水。

当下就说好了,第二天他们就会派人来接我爹的尸体。

次日晚上,村里的戏台上咿咿呀呀地唱着戏。共演了四场,最后压柚的就是《武松杀嫂》。

我就看到化了白脸红粉妆的吴小芬在上面唱了一阵,然后又和那个演西门庆的眉来眼去一翻。我虽然看不太懂,但不得不说,她演戏好厉害,眼波流转,那自骨子里泛出来的骚劲,将潘金莲演活了。

台下没有什么观众,我就看到那边有几人在那里拍手欢呼。那几人应该就是那个大老板一行人了。

接着我又看到吴小芬抱着穿上戏服的我爹尸体,在那里给她灌一杯毒酒。

死人当然喝不下什么,那杯里也没多少水,流出了一些。

我死死地看着我爹,突然间我就看到他的手动了一下,正摸向吴小芬的大腿。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1章 杀亲
  • 第2章 血手印
  • 第3章 鬼唱戏
  • 第4章 鬼胎出世
  • 第5章 五鬼换命术
  • 第6章 养尸地
  • 第7章 鬼婴
  • 第8章 纸扎店
  • 第9章 可恶的人
  • 第10章 不能受伤
  • 第11章 旧照片
  • 第12章 谁是土旺之命
  • 第13章 抢尸
  • 第14章 人肉木偶
  • 第15章 前往鬼屋
  • 第16章 媚鬼
  • 第17章 鬼不受香
  • 第18章 四个
  • 第19章 想要非礼我?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报复小说
  3. 多肉小说
  4. 特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侠盗文学

回复诡戏或者回复书号4363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