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书网 > 穿越 > 傲娇世子被翻牌

更新时间:2020-03-21 09:14:54

傲娇世子被翻牌

傲娇世子被翻牌 孟靖蓉 著

连载中 姜楚乔李昱珩

傲娇世子被翻牌中主要人物有姜楚乔李昱珩,是孟靖蓉最新创作,已上架奇热联盟。某小子:世子夫人好神秘呀,她到底什么来路?某庄主:她不就是那位红牌姑娘身边做内衣的婢子么?某馆主:她就是写春宫话本的那个不正经女官吧?某王子:姑娘?她不是做兵器的铁匠么?某司监:怎么又成铁匠了?铁匠还掺合盗墓?姜楚乔:我要做一把陌刀砍死你们这些说我坏话的!李昱珩:好主意。姜楚乔:包括你!李昱珩:谋杀亲夫可是重罪……某皇子:姜女官,你再不和世子生小世子,就要向国库交税银了,很大一笔银子哦!

精彩章节试读:

蓝白相间的山地车在斑马线之外漂亮地刹车,姜楚乔甩甩利索的马尾看了一眼对面的红绿灯,低头将震动个不停地手机放在了耳边。

“乔乔呐,你修复的那把狼宪倭刀是不是今天交货呐?”

“爷爷,我正在去工作室的路上呢,我保证在十二点之前给你送到你办公室!”

“要快点呀,我下午还有讲座呐!”

“是!姜教授!”

“调皮!”

挂掉爷爷的电话,姜楚乔的嘴角浮上了一丝狡黠的笑容。她本身是学经济学的,她爷爷是个古兵器制作专家,又是考古系的教授,爸爸则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八极拳的传人。关键是,姜楚乔是独生女啊!她身上背负着爷爷和爸爸两个人的梦想啊!生长在这样一个家庭,姜楚乔深感鸭梨山大!不过话说回来,她周围的同学都好羡慕她的!

给爷爷送完狼宪倭刀她还得去拳馆呢,轻松的时刻恐怕就只有等红绿灯的时候了!想到这里,姜楚乔抓紧时间低头刷微博。

两岁宝宝二十分钟前在淮安路被陌生男子抢走,全城接力,为可怜母亲找回宝宝!

淮安路?不就是自己所处的这条街么?

绿灯亮了,姜楚乔收起手机皱着眉头往前骑,她的眼神因刚才那条微博变得凌厉无比。她这辈子最厌恶的就是人贩子!

穿过一条街,姜楚乔眼看到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在追一个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怀里还抱着一个哇哇大哭的孩子。

“那个人是人贩子!前面的好心人快拦住他!”追人的少女大声喊着。

姜楚乔两眼一眯,戴着手套的手快速换了档,山地车如疾驰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遇上姐姐,算你倒霉了!

抱着孩子的人贩子眼看接应自己的面包车就在眼前,可半路又冲出来了姜楚乔这么个程咬金,关键是她凌厉的眼神太吓人了!人贩子慌乱地抱着孩子就要往面包车上挤,而这个时候姜楚乔的车子也已经到了面包车的跟前!

“快开车呀!”抱着孩子的人贩子冲自己的同伙大喊一声,他扭头一看,姜楚乔一双发亮的眼珠子正在瞪着他!

人贩子吓得伸手就去关车门,姜楚乔双臂一发力,猛地抬起前车轮卡在了人贩子的车门处,她伸手就向人贩子怀里的孩子抓去,同时车里的那个人贩子同伙也踩下了油门儿!

“小心呐!”后面追来男子喊了一声。

姜楚乔与人贩子同时看向喊声传来的方向,眼见一辆大卡车向他们冲了过来!

面包车已经来不及掉头了,姜楚乔快速将手里的孩子扔向了追过来的那个男子,接着,她只感觉自己的后背被猛烈地一撞便失去了意识。

疼疼疼!钻心的疼!

姜楚乔动了动脑袋,她眼睛还没有睁开嘴上就先说话了:“口渴啊……”

然而并没有人回应姜楚乔。

姜楚乔歪过脑就看到自己不远处坐着一个银灰头发的婆婆,那婆婆手上拿着一块碎瓷片,正要往自己的小腿上划去!

“哎!你在干嘛!”

姜楚乔忙吼了一声,那婆婆被姜楚乔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上的碎瓷片也掉在了地上。她有些慌张地抬头看姜楚乔,一双浑浊的眼睛里又是惊恐又是委屈。

“姑娘……你醒了?姑娘,你终于醒了!呜呜——”

那婆婆反应过来,连跪带爬扑到姜楚乔身边便握住了她的手,唬得姜楚乔一时怔住了。

然而看着那婆子握着的瘦小又满是细细的伤痕的胳膊时,姜楚乔眼里的疑惑便迅速转换成了惊恐!

这不是她的手!这绝不是她的手!

姜楚乔她爹就她一个独生女,要不然也不会让她练祖传的八极拳,且不说她春夏秋冬风雨无阻跑步得来一身古铜色皮肤,光是与她那个不懂怜香惜玉的爹对打,她身上就落下了不少伤疤,加上她性格又“爷们儿”,为人也霸道点儿,她身边的朋友才总是把她“嫁不出去”挂在嘴边儿上。

看这情况……自己是被撞死了?然后穿越了?

姜楚乔瞧着床前的婆婆的一身打扮,再抬头看看这屋子里古香古色的缦帐,还有她那时已为数不多的实木屏风,她心里突突了得更厉害了。

“姑娘,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饿不饿呀?”就在姜楚乔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她身边的婆婆开口了。她不问还不要紧,她这一问,姜楚乔都要感觉自己的胃要饿得抽搐了!

“嗯……是很饿……”

那婆婆的眼神亮了一下,随后又迅速黯淡了下来:“婆子……婆子想办法去弄些吃的吧……”

姜楚乔转了转眼珠,她问:“那个……婆婆……请问你是……谁呀?”

那婆婆听姜楚乔这样问,她的眉心立刻拧成了一个“川”字:“姑娘……你,你不认识得婆子我了?”

姜楚乔苦笑着点了头。

姜楚乔感觉自己是全天下最倒霉的人,不过听那婆婆说了自己这个前身的事儿之后,她不禁感叹,真是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啊!

她的前身也叫姜楚乔,是姜府里庶出的三小姐。这姜老爷在朝廷里也是个小官儿,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那种。后来看上了自己那位青楼出身的母亲,便娶回家里作了妾,当时这事儿还闹得沸沸扬扬的。后来姜老爷因为“职场斗争”,被降了级,姜夫人便把文章作了自己的母亲身上,说都是这娘俩连累了姜府。本来在姜府里行止艰难的母女俩日子便难过了百倍千倍,那位可怜的母亲在自己这个身子十岁上病去了,只留下了贴身的老奴吴婆婆照顾自己。

这个庶三小姐今年刚满十二,没有了母亲的庇佑在姜府里更是受尽了苦难,前几天被嫡出的二小姐推下了假山,摔死了,然后自己便借尸还魂了。

姜楚乔看着吴婆婆说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猛得,姜楚乔想起自己刚刚醒来那时,吴婆婆要割自己的腿,她脑子里“轰”地一声,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她小心翼翼地开口问吴婆婆:“婆婆,你不会是想割肉给我吃吧?”

吴婆婆的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她道:“姑娘你已昏迷这么多天了,婆子好怕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咱们既没有药也没有补品,婆子只想不管用什么法子,让姑娘能醒了就好了……”

瞧着吴婆婆算是默认了,姜楚乔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真是忠仆啊忠仆,然而人肉么……她可不敢吃啊!

正说着,外屋里传来了一阵动静,姜楚乔和吴婆婆一起往帘子那边看去,眼见一男一女钻进了屋子里。那女的便是嫡出的二姑娘姜楚芸,男的便是三少爷姜景林。

“哟,这不是没死么,好多天看不到吴婆子去厨房偷吃的了,还以为你们都饿死在这儿了!”姜楚芸脸上满是嫌弃与不屑。

“哎?不对啊,二姐,这吴婆子不去偷吃的,她们哪里来的吃的?这都四五天了,她们两个不会什么东西都没吃吧?”姜景林歪着脑袋,一双眼珠子贼一般转着。

姜楚芸被姜景林一提醒,她恍然大悟道:“哎呀!母亲前几天落下的坠子是不是被这婆子捡了当了去了?”

姜楚芸这样一说,吴婆婆脸上又是愤怒又是无奈:“二姑娘,婆子这几天一直在这屋子里照顾三姑娘,哪里有时间去前院子里!只不过晚上的时候……”

吴婆婆话说到这时猛地一停,而姜景林脸上却露出了兴灾乐祸的表情来。

“婆子,你怎么不说了?你晚上去了哪里了?”姜景林挑着眉抖着腿挑衅着。

姜楚乔疑惑地看向了吴婆婆,姜楚芸扭头问姜景林:“你知道她去哪里了?”

“二姐,你不是一直都想不明白这几天她不去厨房偷东西吃什么嘛,我告诉你吧,她是晚上趁着大黄睡着的时候去偷它的吃的去了!也就是说这两个***这几天一直在吃狗食!啊哈哈哈——”

姜景林得意地放声大笑,姜楚芸作势干呕了起来:“吃狗食?***生出来的果然是贱种,姜府的脸都这两个奴才丢光了!”

吴婆子一听这话便挺直了身子,她冲姜楚芸道:“二姑娘,老货是贱,是吃狗食了,可是我家三姑娘是没有吃的,你骂婆子可以,怎么可以侮辱我家三姑娘还有她过世的母亲?三姑娘可是你的亲妹妹呀!”

“话说的好不要脸,她哪里就是我的亲妹妹了!作死的老货,春盈,给姑娘掌她的嘴!”姜楚芸瞪着吴婆子恨不得将她撕碎了。

姜楚乔一直没有说话,因为,她不喜欢与人争论,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她从来不逼逼!

眼见姜楚芸身后的一个婢子竖着眉毛冲到了吴婆婆的身边,她扬起巴掌就要往吴婆婆脸上落,姜楚乔伸手握住了那婢子的的手,往后一折,屋子里响起了那婢子凄厉的惨叫!

“啊!二姑娘!我的手断了!啊——”

春盈瘫在地上哭叫着,姜楚芸与姜景林被吓了一大跳,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也才注意到,一向弱软无能的姜楚乔此时此刻正瞪着阴森森的眸子看着他们姐弟俩!

“二姐,这庶出的奴才好像不动劲儿呀!”姜景林缩在了姜楚芸的身后。

“的……的确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姜楚芸也害怕起来。

“她……她不会是死了,然后鬼上身了吧!”姜景林想到这里全身都哆缩了起来。

“鬼呀——”不等着姜楚芸与姜景林姐弟两个反应过来,他们身后的婢子就先逃了出去,姜楚乔还很配合地给了姜楚芸和姜景林姐弟俩个一个邪邪地笑,这下,那姐弟两个也尖叫着往门外冲去了!

瞧着屋子里又恢复了安静,姜楚乔冷哼一声又看向了吴婆子,让她尴尬地是,吴婆子看她的眼神儿,也像是见了鬼一样!

“那个……吴婆婆,我怎么跟你解释呢……”姜楚乔犯愁了。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侠盗文学

回复傲娇世子被翻牌或者回复书号7006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