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书网 > 玄幻 > 影舞绚烂

更新时间:2020-09-09 10:08:37

影舞绚烂

影舞绚烂 鹤仙 著

连载中 拉翠丝奇亚

精选热书《影舞绚烂》是来自鹤仙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拉翠丝奇亚,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天空,万里无云,一如往常的蓝,在微暖的阳光照耀之下,晴朗地让人看不到有任何的瑕疵。但是地面上,数也数不清的尸骸,从不间断的哀号声,将原本翠绿色的草原染红成一片名为‘绝望’的大地。死亡,已渐渐地侵蚀住整个克拉提亚大陆。

精彩章节试读:

天空,万里无云,一如往常的蓝,在微暖的阳光照耀之下,晴朗地让人看不到有任何的瑕疵。

但是地面上,数也数不清的尸骸,从不间断的哀号声,将原本翠绿色的草原染红成一片名为‘绝望’的大地。死亡,已渐渐地侵蚀住整个克拉提亚大陆。

总数约十万的魔兵,不眠不休,日以继夜的攻打克拉提亚的最后一座守护城堡‘拉萨要塞’,也就是克拉提亚的王都。

目前整个王都的兵力,骑士团与王都魔法近卫军里面,还具有战力的士兵只剩不到六千人。战场上的斗士都知道这是场绝望的战争……不对,应该说是单方面的屠杀而已。因为魔厌大帝所率领的势力,噬血的魔性并不是征服,只想把人类整个灭绝掉,黑化整个大地。

抵挡的一方,虽然面对有如狂涛般无止尽的强烈攻势,但是各个士兵与将领仍然奋勇的战斗着。他们知道,这是这座大陆的最后防线,守不住的话,整个克拉提亚的历史即将被改写。也就是再也不会有人类的存在,会存在的东西,只会剩下被魔厌大帝所统治的死亡大地了。

‘魔法防阵还能称多久?’总近卫军团长对身旁的魔法贤者问道。

女贤者脸色凝重,望着战场方向,无力地叹了一口气:‘刚才后方阵地的魔法防阵团传来讯息,

依目前的魔力值总数,可能……支撑不到半天的时间了。’

‘是吗,只剩不到半天……’军团长沉默地呢喃,接着拔出挂在腰间的长剑,深深吸一口充

满浓烈血腥味的空气,咬紧牙根对着女贤者说:‘为了克拉提亚王国的荣耀,更为这片土地上生

存的人民,就算是粉身碎骨,近卫军团也将战至最后。兰,请把讯息呈报女王殿下,并尽早撤离

王都。’

‘嗯……很高兴能与你并肩作战,待告知女王殿下后我会过来陪你,奇亚。’女贤者流下眼泪,清楚他的决定,面对这位自己最心爱的人只能无奈地微微点头,忍痛之余不再多逗留,便用传送离开了。

‘兰,我先走了,谢谢你能陪我这么久的时间,如有下辈子的话,希望还是能够在一起。’

奇亚对着已消失的身影,痛苦地默默道别后,手提长剑,心存觉悟,迈开大步奔至战场最前线。

‘克拉提亚的士兵们!为了我们的家园!为了人类的尊严!战至最后一刻吧!’

‘喝!’

绝不放弃的信念,雄心万丈的呐喊,战士们无畏死亡誓死保卫家园,生命已经开始快速燃烧了……

另一方,要塞外围的城墙上,一位金色长发、绿色眼瞳,尖耳的女子,虽然已年近三十岁,但因为是精灵族的关系,外表上与一般年轻十七八岁的女子并没甚么不同

女王──拉翠丝.冯.克拉提亚。她身穿金色王家铠甲,凝望着远方的战场,面对着正与十万魔兵奋战的克拉提亚兵团,以及远方为生存而牺牲的无数士兵遗体,心里虽然悲伤、绝望,但是并未因自己为女流而感到恐惧害怕甚至是流泪。

泪水,早在一年前那人离去之后,就已经流干了。

一年前的首次防御战的时候,她失去了她的国王‘拉法.冯.克拉提亚’。总数二万五千的兵力,包含两座边境防卫城内的平民,只在五天内就被完全歼灭掉,魔厌军破城之后,烧杀掳掠完全不留活口。若不是贴身魔法师强制将国王带离开,战死之后的身躯恐怕会被悬挂于城门之上,已示魔厌军威,大大打击克拉提亚所有军民的士气。

当时见到被带回的国王,那令人触目惊心的残破身躯,她痛哭失声到几乎快崩溃:‘拉法!你不能就这样丢下我与两位子女啊!’

‘拉……拉翠丝……对不起我没……没办法再守护你和那两位孩子……辜负她的期望了……’拉法看着拉翠丝以及两位早已哭成泪人的儿女,激动地咳出血来。

‘不会!一点都不会!这些年来你已经非常努力,他若看得到的话,一定会为你感到光荣的!’拉翠丝紧握住拉法的手,泪流满面拼命地摇头。

‘他……真的..会感到光荣吗……’拉法拼命地撑住沉重的眼皮,使尽所剩无几的气力,笑着望向拉翠丝。

拉翠丝低头哽咽:‘会的……一定会的……她是你的兄弟,你应该很了解的啊!’

‘哈……哈哈……的确是……我的兄弟……’

生命终究是耗尽,最后的微笑,一代王者敌不过命运死神的安排,带着遗憾离开人间了。

‘女王殿下!’女贤者此时已传送术到达拉翠丝身旁之后,发现她的脸色有异,于是大喊道。

‘兰,时候到了吗……’

‘只剩不到半天了。拉翠丝,军团长要我带话过来,近卫军团将战至最后,为了克拉提亚王国的荣耀。’听到拉翠丝直接喊她的名字,兰也直接叫女王的名字了。

拉翠丝与兰是从小就认识的好姊妹,她们一起成长于魔导森林,感情非常好,所以经常直呼对方名字,王都的官员也不以为意,就连已逝的国王也是如此。

‘奇亚大哥他……兰,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帮我把克拉与提亚送到魔导森林去。’

这是拉法为这两位孩子所取的名字,克拉是哥哥,提亚是妹妹。

‘帮我照顾这两个孩子,还有你自己。兰,人类绝对不能灭绝,将来你的孩子无论是男是女,请将王家血脉留传下去。’对着已有身孕的兰,拉翠丝悲伤的请求着。

‘……’

看见兰摸着自己的肚子低着头不语,拉翠丝又说道:‘兰,要顾全大局,唯有精灵血脉的人才能进入那座森林,只要保住生命的话,克拉提亚就不会灭亡。’

‘拉翠丝,那你……’

兰话还没说完就被拉翠丝的话给打断。

‘不行,我不能走,你应该知道的,兰。’拉翠丝用着非常坚决的口气说:‘我是女王,这个王国唯一的王,我不能丢下自己的子民与士兵,这是我的使命,也是责任!’

说完后,拉翠丝就把身后那两位不到十岁的孩子,拉到她的面前来。她蹲下身躯,双手抱着那两位自己最心疼的孩子:‘克拉、提亚,妈妈已经不能继续待在你们身边,以后要好好听兰姨的话,知道吗。’

兰看着那两位含着眼泪猛点头的孩子,竟能如此懂事,忍不住情绪也流下了泪水。

“真不愧是你们的孩子,这么的坚强。”这句话,兰在心里面想着并没有说出来。

了解拉翠丝的想法,兰低身以双手牵住克拉与提亚,将他们拉到身边过来:‘好姐妹,不说道别的话,我会好好把他们抚养长大,以圣纳之名立誓!’

‘谢谢你,兰.奥理亚.圣纳。’拉翠丝抽出身上的配剑,双手持剑,剑尖朝上,剑柄贴着左胸作势,以诚信之义回应,以骑士之心回礼。

随即,为了尽快脱离即将陷入战事的王都,兰便开始咏唱长距离传送术,正当咒文即将咏唱完毕时,天空却忽然闪起红光。

拉翠丝与兰察觉事情有变,转头望向刚才闪着红光的方向而去。

此刻战场中,左臂淌着血也丝毫不畏地砍杀着魔兵的奇亚亦察觉到异状,他停止挥剑,抬起头看着天空。

就在三人不约而同地望向天空之时,天空又狂闪数次,紧接着伴随几声闷雷──‘吼!吼吼!--’

三人同时心头一闪,纷纷想起好久以前三人共同遭遇过的奇特景象。

‘应该……不可能吧!’奇亚望着天空,全身颤抖兴奋地说道。

‘军团长!在战场上发呆是件很危险的事!请赶快回过神来!’副军团长守在奇亚旁说道。

‘……..’奇亚已无心回应副团长,一样还是抬头望着天空。

这时副团长叫喊了身旁的几位亲卫魔法骑士过来,‘快!圆桌防阵!’,八位魔法骑士将奇亚包围住,防御住魔厌军团的攻击。

‘拉翠丝!’兰突然查觉到一股既熟悉又怀念的气息之后,对着拉翠丝喊道。

‘呜……为什么……’

拉翠丝眼睛含着泪水,带着期待的心情,静静的望着闪着红雷的天空。

不久,闷雷声停止之后,魔兵战团上方的天空,突然裂开一道常常的红色裂缝。

“九曜之凄雷.改”

一声精灵语狂啸,从裂缝里高速降下了九道漆黑之雷,那九道黑色落雷正好打在魔兵战团的正中央,很快地形成了一个有如黑洞般的巨大黑色螺旋状球体,以不到二秒钟的时间,压碎掉球体内所有的魔兵并消失,更在地面留下了一个直径约八百公尺的大凹洞。

近两万的魔兵,瞬间被歼灭,于后方坐镇的魔厌大帝,张着有如脸盆般大的嘴巴,无言的望着大凹洞方位而去。

另一方面,战场上的所有残存之人也好,魔厌兵也好,全都被这突来的状况,惊吓到无法言语。

‘你……真的是你吗……你……’拉翠丝双手捂住嘴唇,一副不可置信地低声呢喃。

兰猛力眨眼,当她听清楚那熟悉的语调之后,不自觉地大喊:‘是……是大哥哥!’

‘哈……哈哈!’此刻的奇亚也按捺不住了。

这时候,裂缝里跃出三位身影,紧接着那道裂缝便消失在半空中。

‘可恶!强制空间转移的结果,威力就只剩下这样而已……’一位身高约一八三的银发男子咬着牙说道。

这位身穿的白色装束的年轻男子,长相与普通人类有异,双眼是左绿右蓝的异色瞳,体型属高瘦,背后还披着长度超过臀部的银色长发。

‘早知道就不要召唤你们出来了,消耗这么多……哇!痛啊!’银发男子话没说完,后脑袋就吃了一腿。

银发男子一阵痛楚,就这么蹲着在半空,双手抱头猛抓:‘理奈!踢那么大力,很痛耶。’

‘什么叫不要召唤我们,我们已经闷很久了耶!还有告诉你,我的名字叫──’黑色头发绑着发辫,身穿蓝色类似萝莉塔服装的少女,弓着右腿对着银发男子怒吼。

‘理奈,不要欺负主人了啦。我们的真名用太久了,换这个名字也不错啊。’身穿同款式白色服装的棕色长发少女,噗嗤的笑着。

‘哼!每次都是依奈在帮忙说话!’理奈转头以非常不服的斜眼瞪着银发男子。

地面上所有人似乎都忘记了此刻正在战争,看着半空正上演的闹剧,大家都呆掉了。

银发男子摇摇头,无奈的立起身子,低头望向下方战场,他看到了奇亚,接着又以‘超视距’望向王都的城墙上,他看到了拉翠丝与兰还有两位不曾见过的孩子。

※超视距是种有如千里眼般的视力,异色瞳的能力之一。

‘那两个孩子该不会……’想找拉法的身影,但是战场上却完全看不到。银发男子闭双眼沉思了一会之后,叹道:‘真的太慢了。无奈啊……’

睁开双眼,银发男子怒视着地上的魔兵,神情忽然变得相当冷峻。

“奇亚大哥!是我!我帮你争取时间,马上将所有部队撤回至王都内。”银发男子用精灵语对着下方战场的奇亚传达。

奇亚听到这般话有点吓到,在过往的印象中,还没见到过如此般的他。心想,应该是见不到拉法而察觉到他已经不再的事情才是。

‘我知道了,老弟。’

话说完后奇亚对着副团长下令,吩咐魔法防阵团施局部集体传送术,准备撤军。

魔厌大帝见前方阵地有异,一声怒吼,‘前面在发什么呆,快杀啊!’听到主子的声音后,大家都醒了过来。正准备开始行动之时,却来一声如雷咆吼!

‘霸邪封印!’

银发男子在半空中右脚一蹬,以普通物种之肉眼不可视的波纹往外扩散。刹那间,地上所有魔兵有如被石化般,竟变得完全无法行动。而魔厌大帝以及所有的魔兵,此刻心里纷纷发毛并响起了同样的话语──‘有没有搞错啊,这太犯规了吧!’

银发男子用的力量不是魔法,也不是咒语术法等,是类似超能力的一种,但能力比超能力更夸张。

‘有限度的干涉法则’这是银发男子对自己能力的称呼。

如银发男子使用的能力‘九曜之凄雷.改’,这是种制作拟似黑洞的能力。被吸进去的任何物体,并不是破坏或是死亡,而是将物质粉碎无效化。‘霸邪封印’是小型时间干涉能力,但不是将时间真正的暂停。而是干涉生物的生理时间,被能力影响者将失去身体所有行动机能,就是连心脏也停止跳动,但不会死亡,且保有思考能力。

“理奈!主人好像不太对耶!”依奈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身体,用非常恐惧的眼神望着理奈。

“我知道啊!感觉有点像那时候的他……”理奈此刻双脚也不由自主的发抖,是害怕,也是担心。

理奈与依奈并不是人类,因不同一般人,所以能用心灵传导的方式对谈。当然这种对谈方式也可用其他的方法来达到,但是她们姊妹是个特例。在她们对谈时,无论多强大的制约力,都没办法进入,就连她们主人也是一样。

‘理奈、依奈,你们现在快到王都去布结界,我要用超传导!’银发男子的声音中断了她们的心灵传导。

‘超传导……喂!有没有搞错!以你现在的能量根本不足以使用,你不要命了吗!’理奈不顾心理的恐惧感,对着银发男子呐喊。

‘主人,您……要丢下我们吗……’依奈也忍受不住,用颤抖的声音担忧的说着。

‘不是超空间超传导,是局部空间超传导。快过去,三秒!’银发男子怒眼对着她们俩吼叫着。

‘哇!’依奈与理奈这次真的吓到,两人淌着眼泪,以不到三秒钟就现身在王都上空了。

‘……..’奇亚、兰、拉翠丝等三人,无言望着浮在半空中啜泣的两位小女孩。

不久,银发男子查觉到王都结界已经都布署之后,对地面上的魔厌大帝说:‘死亡已经够多了,我不会再杀你们,但是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面对着有如鬼神般存在的银发男子,魔厌大帝与其魔兵们感受到未曾拥有过恐惧感觉,想逃但是却已无力,因为根本没办法挣脱这莫名其妙的禁锢。

银发男子气话说完之后,不再浪费时间,马上飞身到无力挣扎的魔厌兵团中央上空去,定位之后,右手手指对着上、下、左、右、前、后各比了一次,接着右脚又是一蹬,竟形成了一座方体的蓝色超大型空间结界,将整个魔厌军团给包了起来。

此时银发男子闭着双眼,深呼吸的同时左脚尖轻轻一点,于半空中形成一道道圆形波纹。波纹依银发男子为中心,以很快的速度往外扩散开,感觉就像似雷达一样。

经确认方圆五十公里内无其他生物的存在后,立刻大喝,一股异常庞大的重力能量随即由银发男子右手爆发出来,影响范围面积高达四十多公里之远。

除了王都不受影响之外,魔厌兵团周遭在这股超重力场的影响之下,范围内的所有东西全都被压的粉碎掉。

于王都内的奇亚,他看到这般惊心动魄的场景,吞咽了一口口水后说道:‘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异常,他是来搞破坏的啊。’

‘应该不会的,要相信大哥哥。’兰拉着奇亚的身子并摇头表示。

拉翠丝微点头,又说:‘他不喜欢破坏自然,应该只是……’

‘放心,等所有事情结束后我姊姊会帮忙复原的。’理奈说完后,拉着依奈从空中降了下来。

‘嗯,交给我就行了。’依奈双手拉着裙摆,身子一低,做了个淑女式的行礼。

众人大眼望着这两位身高不到一四五公分,身穿奇异服务的小女孩。心想,她们俩到底是什么来头,身上并无魔力反应却能布下结界,而且不须咏咒就能飞行,太古怪了。

拉翠丝见状正想过去询问的时后,‘开始了!’理奈看着远方银发男子说道。

‘全部的人都蹲下来,等一下会有股不小的震波冲击。’依奈对众人说完后,随后和理奈同时双手张开,再次加强王都外的防卫结界。

不久之后,刚才所释放出的超重力场,开始往银发男子手掌上凝聚。约过一会,他的右手掌上出现了一个有如棒球般大小的黑色球体,球体外围有九道漆黑雷电围绕,而他脸上竟显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

‘啧!头好痛,能量存货果真不足吗……我不信……’尽管整个头目前正嗡嗡作响,他不以为意,依然强忍着痛苦,左手紧握着右手腕,拼命的稳定住这股聚集而来的重力源。

又过一阵子,见情况稳定后,他再次深呼吸了一下。

‘超.传.导’

此刻,银发男子单手一扬,将黑色球体往底下那方型结界一丢,直落而下的球体撞击地面后马上形成有如龙卷风般的漩涡状态,以极为快的速度把方形结界整个压缩并吞噬掉,而消失掉的魔兵们,已被传送到不知名的异空间去了。

但是,事情并未结束,在空间结界被吞噬完不久,一股比刚才更大的集束重力场,瞬息之间整个解压缩了开来。银发男子见状随即以瞬移到王都前方。

‘八叶宝华轮舞!’

银发男子张开双手之后,前方竟张开八朵巨大半透明的莲花瓣型晶体。虽然也算是结界的一种,但那种型态实在是超乎现实太多,城内众人全看傻了眼。

面对着有如排山倒海般的超大重力能量,银发男子丝毫不敢懈怠,藉着施展开的守护力场拼了命地死撑。虽然最后成功抵挡住,可是因为目前本身能量不够充沛的状态之下,硬是被震退了数十米之远才卸掉那股力量。

‘呼……还好,还撑得住。’银发男子抹去额头上的汗水,有些疲惫地摇摇头。

重力震波被‘八叶宝华轮舞’吸收掉不少,加上那两姊妹所布下的结界,王都内部只是受到轻微的震荡而已,完全没有任何人受伤。

眼见整个尘埃落定之后,银发男子转身,飞降至众人面前:‘结束了。你们都没事吧。’。

话说完后,整座王都响起了盛大的欢呼声,所有的人都被这个不可能的奇迹,感动到留下泪来。打了快两年的战争,这段时间的艰辛,也只有生长在这片克拉提亚大陆上的人才能体会。

拉翠丝见到银发男子之后,再也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此刻她只想抱着这位男子,好好的大哭一场。但是银发男子并没有让拉翠丝这么做,当她想跑过来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力量就把拉翠丝给拉住了。

银发男子望着站在原地哭泣的拉翠丝,只是微笑着点头,接着就去找那对姊妹了。

兰查觉到拉翠丝的情绪波动,随即握着拉翠丝的双手并安慰着说:‘不该想起的事情,还是忘掉吧。’

奇亚虽知情,但也只能双手抱胸在旁边苦笑着,因为这是他所不能干预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我知道……一直都知道啊……在十八年前他离去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要忘掉他了……’

‘但是!现在又再次见到了他,我还是……还是会忍不住想起来啊!’拉翠丝靠在兰的肩头上哭诉着。

兰望着正走往旁边而去的银发男子,她叹息着说:‘唉,我也是一样的心情啊。’

奇亚听到兰这么的说,惊讶的立即跑到兰身旁:‘老婆!不会吧!我知道以前拉翠丝一直很喜欢那小老弟没错,怎么连你也……’。

兰听到后,猛敲了奇亚一记:‘笨蛋!我对他只是把他当成亲哥哥在喜欢,根本不一样啊!’。

‘喔,是这样子啊!老婆,对不起,我想太多了。’奇亚摸着刚刚被敲到的脑袋瓜子,一脸不好意思。

‘奇怪,跑哪去了?’

银发男子摆着头,四处寻找那两姊妹的踪影,当眼睛扫到右前方的城墙边之后,就停了下来。

看到她们俩蹲在墙边的阴影处,相互抱在一起边发抖边流泪,一副老鼠遇到狮子的模样,他再也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

银发男子抱着肚子,蹲在地上狂笑,这个异常动作立刻让他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

‘你们俩位,拜托喔!有必要这么夸张吗?’银发男子坐在地上看她们俩,双手捧着肚子持续笑着。

‘谁叫你刚刚这么凶啊!我跟姊姊真的很害怕耶,很怕你突然间又变成……’理奈双手环抱着依奈,对着银发男子哭吼。

依奈松开理奈的手,走到银发男子身旁后正座,担心地低头拉着他的衣角:‘主人,您这样子真的很令我们担心……下次别再这样子,我们会受不了的……’

银发男子心中一酸,顿时收起了玩笑的表情,摸着依奈的头并对着理奈说:‘理奈,过来这边。’

‘哼……’

见到理奈跺脚并很不情愿的走过来正座,银发男子苦苦地笑,举起另一只手温柔地抚着理奈的头说:‘对不起,我只是稍微有点火大而已,下次不会再这样子了。嗯。’

银发男子话才说完,姊妹俩立即扑到他怀中,不顾周遭还有人在,竟都哇哇大哭了起来。

‘我们真的好担心……呜……’

银发男子依然苦笑,也不在意他人眼光,只是继续摸着她们俩的头安慰着。

忽然间,银发男子眼前一黑,‘呃!’了一声,缓缓地往上抬头起来之后,被眼前所见吓出一身冷汗!

‘不会吧!’

‘该死的家伙!’

咬牙念完名字后,一名白色短发,穿着黑色萝莉塔服装的小女生,高抬着脚,奋力的往银发男子的脑门砸了下去。

‘好大的胆子,趁我在睡觉时,你对她们俩做了什么事情,快说!’

银发男子双手抱着头,痛到在地上猛打滚,根本无法回答她的话。

短发女子看到依奈和理奈低头不语后,发觉事态有点不对,拉着依奈的双手就问:‘妹,他该不会又……’

“奈奈,我没事的,只是力量输出过头而已。”银发男子停止滚动,已很快地速度坐在地上回答。

“除了强制空间转移之外,又用了两次对界能力,怎么可能会没事!”理奈气的回应。

“你找死啊!”奈奈快步走到银发男子的面前,挺起身子,用自己的额头贴住他的额头做精神感应。

“八叶宝华轮舞、霸邪封印这没事……等等,九曜之凄雷.改!超传导!”

这时奈奈也慌张地哭了出来:“以你现在的身体,撑不住两次雷神之锤之力啊。”

“唉,所以我才会用八叶宝华轮舞回收部份的能量啊。安心,没事的。”银发男子一脸轻松的回答。

“下次……啊,不是!绝对不可以再这样子乱来了,知道吗!”

‘哇!’看着奈奈怒斥,自知有错,为了不让她担心,银发男子立即点着头答应。

“对了,奈奈。我没召唤你,你是怎么出来的啊。”

“你能量低落到这种程度,制约力当然不管用了啊!”奈奈收起了泪水,双手插腰,狠狠地瞪了一眼。

“嗯,原来如此。”银发男子摸摸自己的下巴苦笑。

‘可以打扰一下吗?’

场外,看着银发男子在地上滚来滚去、凭空出现的第三位少女、接着又一下子哭,一下子笑,听不到任何对话内容,拉翠丝按捺不住出声询问。

‘啊,拉拉。对不起,刚刚有点私事待解,现在没事了。’银发男子慌张的回答说。

拉翠丝听到银发男子肯这样子叫她,心里有所感受,笑着笑着也就不去追问刚刚发生什么事,只是温柔地望着他瞧。

‘咳!咳!’拉翠丝的关切视线让银发男子有点招架不住,于是轻咳了两声,转移话题:‘我跟各位介绍一下。’

‘这三位少女是姊妹,白发的是奈奈、棕发的是依奈、黑发的是理奈。’

银发男子介绍完,三人笑着轻轻点了头说:‘初次见面,你们好。’

这三位少女,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奈奈看起来年纪虽轻,但是有股非常成熟高贵的媚力,眼神之中透露着非凡的气质。

依奈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位从天而降的女神。清新脱俗般的气质,以及那治愈系的笑容,男人看到后不被迷死才有鬼呢。

理奈的给人的印象就比较直接,她有着超级可爱的小脸蛋,具体形容的话,就是那种看到之后,会想抱着带回家的那种。(有种犯罪的味道……)

‘大哥哥,稍早一直听到她们喊你为主人。请问你们的关系是?’兰听完介绍后好奇的问着。

奈奈听到后本来想回答‘主从契约关系’,但话未出口马上被银发男子给抢先了。

‘家人,非常重要的家人!’银发男子以非常慎重的态度,回答众人的疑问。

三位少女听到后马上转头,纷纷泛着泪光痴痴地望着银发男子。因为,和他相处这么久的时间以来,从未听到过自己在他心中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觉。此刻,三位少女心中都有了共同的答案。

“原来,在他心中,我们是这么重要的存在。”

由泪水转化成笑容,三人异口同声的回答:‘是的,我们是家人,非常重要的家人!’

听到她们这样子回答,银发男子抓了抓自己的脸颊,有些害羞的到处张望。众人看了他慌张的模样,心想这位刚刚以凛冽气势消灭魔族的人竟然也会有这种表情,感觉非常不可思议。

‘你真的变了很多。以前的你,是绝对不会有这种表情的。’

拉翠丝神情哀愁的看着银发男子,心里嘀咕,为何当初留不住他,对他表白也不为所动,不明白,拉翠丝真到现在依然是不明白。

奇亚:‘对呀、对呀。这么久没见,头发都留了这么长,也比以前好看了许多,感觉越来越像女人了。呵呵。’

银发男子的脸比一般的男性小而且白,又是瓜子脸蛋,身高虽高,但是体型很纤细,而且留着长发,不开口说话时,真的会被认定是位冷艳大美人。

‘是啊,当初的无口小美人大哥哥已经不见了。不过这样也好,变成大美人帅哥。’兰笑着说道。

‘咳!咳!咳!’银发男子轻咳了三下说道:‘时间不多,我们也该走了’。

‘怎么这么快……不多留一下子吗……’拉翠丝低着头,看着身边两位子女,缓缓的低语着。

‘对不起。’

拉翠丝抿了抿嘴唇:‘为……为什么不能多停留一下呢?我还有很多事情想问你……’

‘拉拉,你还记得当初我离开这里,对你所说过的话吗?’

拉翠丝依然低着头不语。

‘我和你们是不同次元的人,在这个世界里,我的时间会停止,只有回到我所生长的地方,我的时间才不会停滞下来,所以我不能留下。’

‘这我知道,可是……’

‘拉拉,你知道我现在几岁了吗?’

拉翠丝抬头看着银发男子,思考了一阵子之后,她惊觉地问说:‘该不会还……还……还是十七岁?’

‘没错,还是十七岁!’

‘身体与外表皆停留在十七岁,但是其实我已经活了六百多年,以真实时间来算的话。’

听到银发男子这番惊人的解说后,除了那三位少女外,在场所有人都以非常惊讶的神情注视着他。

‘不老不死吗?’兰急忙的问着。

‘不老比较有可能,但是不可能不死。因为我只是个人类,会受伤流血,也有过好几次濒临死亡的经验。’银发男子笑着回答兰的问题。

‘其实,我这次来是为了这个。’

银发男子手左手指弹,拉翠丝、兰、奇亚和自己的身体立即飘出了四颗水晶体。

兰:‘大魔导老师的祈祷之石!’。

‘这是当时屠龙任务,大魔导为了探知我们生命与加强魔力值所植入的吧!’

奇亚很兴奋的说道,银发男子也点了点头回应。

‘那,你是因为拉法,所以才……’拉翠丝红着眼眶,双手捧住浮在胸前的祈祷之石。

‘嗯,当时我正要往其他空间跳跃,途中竟察觉到拉法的生命气息瞬间消失掉,我一时惊慌,就强制跳跃回克拉提亚大陆来,但是因种种关系的影响,慢了一年。’

“原来如此。”奈奈心里这时才了解到,他为何会突然转跳到这里来的真正原因。

‘你们应该在猜测我为何会使用探知的方法吧。其实这是在我离开这里之前,向老师学来的。’

‘既然都要走,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望着祈祷之石,拉翠丝神情呆滞的问着。

‘因为这是我第一个跳跃过来的空间,你们也是我第一次交到的异界朋友,所以……’

‘老婆,原来小老弟也是把我们看得很重要。’奇亚握着兰的手说道。

‘但是因为过度干涉这个空间,现在这个东西也已经完全无效化了。’

银发男子的手指一弹,眼前三颗祈祷之石立即回到他们体内,但自己的则是粉碎并转化成许多光点消失了。

‘依奈,可以麻烦你吗。’

银发男子一说完,依奈面对着刚才被他所破坏的远方,右手轻轻一挥。瞬间,奇妙的事情发生,整个地表竟然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依奈完成之后,银发男子对着理奈笑说:‘理奈,该你了。’

理奈点头,她看着拉翠丝身旁的小兄妹,接着又转头望着兰的肚子。

‘新的王族血脉会延续。你们都会很幸福,很快乐。’理奈笑着对他们说。

‘主人,那我呢!’奈奈兴冲冲地跳到银发男子的面前拉着他的手叫道。

‘哪,你想把我费力丢掉的东西,给重新拉回来这里吗。’银发男子苦笑着。

‘啊……’奈奈不好意思地伸伸舌头。

银发男子笑着抚弄奈奈的头,用右手在半空中画了道弧形的轨迹,一道蓝色光茫乍现,形成半月形状,空间裂缝再次打了开来。

除了认识银发男子的人外,其他见到这神奇四人组的作为后,各个都吓傻了。

拉翠丝:‘这次离开,应该……永远都见不到面了吧。’

‘就算我想回来,也已经不可能了。’银发男子手指着上面,看着拉翠丝。

“拉拉,对不起。我始终都没办法给你回应。”银发男子用精灵语说完后,将拉翠丝拉到自己的怀里抱着。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拥抱。

此刻,拉翠丝再也止不住泪水,情绪整个崩溃了。虽然她早已经知道,这是一定的结果。但是面对着这位第一次让她笑的男子,第一次为她哭的男子,自己曾经深深爱过的男子。她现在只想稍微卸下那王者的包袱,单纯作为一位女人,紧紧地抱着他痛哭,哪怕是只有这片刻的幸福,她唯一能拥有的,就只有剩下这个了。

‘好了。哪,跟上次一样笑着道别好吗。’银发男子拍拍拉翠丝的背,轻轻的将她推了开来。

奈奈有点忍受不住,对着正泪眼汪汪的两位妹妹:‘我们先进去吧。’

就这样,三姊妹不再逗留,很快就先行跳入空间裂缝里面了。

‘奇亚大哥、兰,你们要多保重喔。’

‘小老弟,我会好好守住这块大陆的,安心吧。’奇亚抱着早已哭到无法言语的兰,捶打着自己的胸膛作保证。

‘呵,真不愧是大哥。’

银发男子默默地点了头后,就飞身离开。待飞身到空间裂缝前之后,他停了下来,回头望着克拉提亚大陆一遍,最后将目光转到王都城堡,见到眼睛泛着泪水正以笑容着欢送他的拉翠丝之时,心里突然冉冉升起一股无法形容的刺痛感。

“拉拉,谢谢你……”

“永别了,我最敬爱的姊姊……”

语落,银发男子跳入空间裂缝,随着轻轻抚过大地的一阵风,就这么地,消失在克拉提亚大陆那片湛蓝的天空了。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零章 绝望战场.鬼神降临
  • 第一章 暂时的别离
  • 第二章 历历在目的往事
  • 第三章 归来的人.我是转学生?
  • 第四章 总本家影忍.老师!我不认识你?
  • 第五章 烈焰般的御姊样.天下五刃
  • 第六章 【小枫夺还战】被偷袭的白银!
  • 第七章【小枫夺还战】伊香更纱的视点.击破百八之星
  • 第八章【小枫夺还战】光侍对灵豪枪队.枪之极意
  • 第九章【小枫夺还战】史上最强的白银
  • 第十章 黄金周.轰天号出发吧!
  • 第十一章 妖貂紫电.阴阳道退魔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蚂蚁推书

回复影舞绚烂或者回复书号9731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