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书网 > 古言 > 抄家流放?医妃搬空仇家去逃荒

更新时间:2024-06-12 09:08:01

抄家流放?医妃搬空仇家去逃荒

抄家流放?医妃搬空仇家去逃荒 苏清黎 著

连载中 苏清黎沈砚知

高质量小说《抄家流放?医妃搬空仇家去逃荒》由著名作者苏清黎最新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清黎沈砚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一朝穿越,苏清黎成为炮灰世子的新婚世子妃。全家抄斩当天,终日游手好闲的世子爷掐着她的脖子,要取她性命。夫家被流放,娘家被通缉,路上还有仇家刺杀。面对地狱开局,苏清黎掏空仇家库房,带着灵泉空间和一身的医术,在流放路上吃香喝辣。到达南蛮之地,穷凶极恶的流民冲破沈家大门。纨绔世子爷怒了:谁敢欺负我家世子妃!被毒哑的流民:呜呜呜,家人们谁懂啊,这女人!苏清黎在南蛮种出南方粮仓,原本想着这天下乱成麻花也不关她的事。谁曾想太后要来抢粮食,一怒之下,苏清黎掀桌不干了!她一脚踹开世子爷的房门:夫君,我们造反吧!世子爷淡定地擦拭脸上猩红的鲜血,将刺客踹开,目光柔和:好!别名:扮猪吃老虎夫妻流放日常

精彩章节试读: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一道细长尖锐的声音传来。

苏清黎朦胧间醒来,就被人强行将脑袋磕在地上。

“苏二姑娘,这是陛下赐的婚,就算世子爷今日宿在青柳箱子,你也必须嫁!”

压着她的人语气凶狠,尖细的指甲刺入她娇嫩的皮肤。

“嘭”地一下,差点将她砸晕!

顷刻间,大段陌生而混乱的记忆涌入她的脑海中。

她竟然穿书了!

原身苏清黎是淮安侯嫡女,是上京城有名的娇娇女。

走两步就说喘,被人大声说两句就会吓红眼眶。

才十六岁,已经出落得美丽动人,上京城多的是想与她结亲的公子。

而如今,她被迫嫁给广陵王的纨绔嫡子,沈砚知。

沈砚知是上京城家传户晓的纨绔子弟。

沈家世代从武,老祖宗当年跟太.祖皇帝打江山,获封世袭广陵王。

他身为王爷的嫡子,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却文武不通。

圣旨到了沈家,第二日就要娶妻。

沈砚知行事向来荒唐,杖着幼帝亲近他,竟直接骑马跑了!

皇命不可违,沈老夫人便出主意,十分离谱地用大公鸡代替。

王德发!

重点不是她要嫁给一只公鸡,重点是拜堂后,广陵王府全家要被抄斩啊!

她前世就是一名军医,早已将生死置于度外。

但这不代表,她甘愿无辜枉死!

“滚开!”

她随手一拽,竟一把掀开压制她的两个奴婢!

除了淮安侯,谁都不知道,走两步都会喘的苏家大小姐,其实是个大力神娃。

“哎哟!”

“咯咯咯!”

奴婢撞翻了旁边拿着公鸡的太监,顷刻间,公鸡便扇着翅膀在人群中扑腾起来。

“不好啦,世子跑,不,公鸡跑啦!快,快抓鸡啊!”

整个正厅乱糟糟,苏清黎扯下红盖头,弯着腰趁机溜出去。

待会儿就要全家抄斩,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不好啦,世子妃跑啦!”

苏清黎眸色一凝,三下五除二,将头上碍事的簪子拆下。

提起裙摆,见路就跑。

她闪身进入书房,心想沈家不愧世代从军,这书房里全是兵法。

像字画这种文人的物件,竟是一件没有。

博古架上只摆放着近三尺长的大砍刀。

锋利的刀刃散发着煞气,让人毛骨悚然!

她视线从刀上一闪而过,趴在墙上敲敲打打。

突然“咚咚”的声音变得空而闷。

是这里了。

苏清黎指尖压在机关上,还没来得及打开,身后骤然传来刀锋冰冷的杀气!

她呼吸一猝,只见寒光闪过,架子上的刀便架在她脖颈处!

速度之快,让她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苏大小姐,我广陵王府的书房可好看?”

身后的声音语调散漫,却藏着冷意。

她转头望去,只见沈砚知勾着一抹轻浮的笑,弯着好看的眉眼,笑意却不达眼底。

苏清黎下颌微抬,露出细嫩的脖颈,轻笑道:“世子爷说笑了,书房再好看也不及世子爷半分。”

沈砚知嗤笑一声,抬手将苏清黎拉入怀抱里。

大手扣住她的细腰,危险的气息瞬间侵蚀着苏清黎的感官。

他嗓音低沉,眼底如寒潭。

“哦?那不如近距离再看清楚些?”

苏清黎心头一跳,这人扣着她,脖颈处的刀贴着她娇嫩的皮肤,仿佛只要她一动,立马就会人头落地。

她可以确定,眼前这个男人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你不觉得圣上突然赐婚,很不正常吗?”

听着面前这女子的话,沈砚知不置可否。

沈砚知行事荒诞,娶妻当天大摇大摆地骑马离开。

扬言要去找陛下求情,不要一个无趣的妻子,谁也不会起疑。

可奇怪的是,陛下向来与他亲近,今日却闭门不见。

心里起疑,却也只能偷偷回府。

结果一进门,就看见满府的鸡飞狗跳。

“夫君不如先开了暗格,再说不迟。”

苏清黎故意加重“夫君”二字。

沈砚知眸色微深,将她抵在墙上,两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男俊女娇,她几乎整个人都埋在他结实的胸膛里。

如若不是脖颈上的刀,这气氛实在是暧昧。

“咔哒!”

身后传来轻响,暗格被打开。

苏清黎只感觉脖颈一疼,忍不住闷哼一声。

他竟然用砍刀割破她的脖颈,殷红的鲜血在她莹白的皮肤上显得格外刺眼。

沈砚知却是没有一丝心疼,一双大手掐住她的脸颊,强迫她抬头看着自己。

眼底是滔天的怒火,脸色阴冷,唇边却是含笑。

“夫人,劳烦你解释一下,你为何知道这东西在我广陵王府的书房?”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